顾渊臣

【枉谁情】玖


我恐怕是唯一一个用手写更文的混蛋了😂

字丑,

愿意看的将就😂

还有

be或者he

有你们喜欢的数量决定😂

单数虐😂

双数甜😂

时间截止于明天午夜十二点😂

【枉谁情】捌

肉渣😂,,,,

大概满足不了各位看官吧😂

但是我不会走外链啊😂

【枉谁情】贰

手残,不想打字,字丑,各位看官将就将就😂

【瓶黑】枉谁情


枉谁情   壹
黑瞎子四岁之前过的是标准满清贵族的日子,小小金玉少爷一个,家里人要什么给什么,宠惯了。
他三岁那年。父亲寿宴,小小儿郎哪懂这些,只愿唤了一群同龄的孩子去院子里拈花扑蝶儿,仆人们紧跟他身后,生怕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小少爷摔着,他们可担不起这个责任。没料想,小少爷一回头,粉玉似的小脸儿,却把眉头一皱,“都给我下去,不然,我就告诉阿玛叫他逐了你们去。”奴才们一听也怕小少爷真的这么干,只能唯唯诺诺应了声是,远远地跟着。
不好,眼瞧着小少爷脚底一滑,补救不及,奴才们心惊胆战,只叫到不好。忽然见了一位湖蓝藏袍的小哥眼疾手快的抱住了小少爷,心底是松了一大口气。
只见的那小哥同小少爷四目相对,啧,竟不知该如何是好了。张起灵拥着小小一团在怀,软软的触感,心底有些怔,在此之前,他从未抱过孩子。事实上,张起灵自己也不过十八,刚刚完成了天授袭了张起灵的名字。身为末代起灵,他知道,自己担的,是一个古老家族千年的使命,为此,他来到这里,寻求盟友,正是小少爷父亲。八旗正统出身,对张家一直很忠诚,他原本在来此地的路上想了不少说辞,可如今小团子在怀,他全然忘了大半。直到仆人欲抱小少爷,张起灵却又发现那小少爷紧握他衣领,啧,力气不小。仆人忙道了歉,谢了恩,把小少爷抱了欲走,却听见小少爷笑的灿烂,声音清脆,“谢谢哥哥。”
张起灵心里一暖,没了下文。

【瓶黑】枉谁请

一楼新人^_^
发文只为我瓶黑,文笔略渣,看官勿怪😂




                   枉谁请   序

          浮生孟浪,换的一身伤,为他想
          平生漂泊,看尽多落寞,谁勘破
           看我俗世几沉浮,知谁心,自换做,春光尽,满园芳菲皆伤心
          终安定,不知何处更安心,回首处,是谁请?


ps可有大佬教我如何发图?

【喻王all王】细水长流 十二

——————
昨天出去玩了一天有点累所以到现在才更,

对不起了大家。

——————

“大眼儿,手残是不是又心脏了。”叶修说的跟肯定。

“差不多。”王杰希看起来很镇定的样子。

“不是我说,这么多年,你就真没考虑考虑哥?”叶修考虑了一下他觉得喻文州肯定是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他作为荣耀教科书可不能输给一个手残。

“考虑你?考虑什么?”王杰希顿了顿,不太懂叶修的意思。

“王杰希,”叶修顿了顿,反而握住了王杰希的手,手指纤长骨节分明,好看的过分的手。

“叶修。”王杰希懂了,对方这样的举动如果他还不明白就有点傻了。低低的唤了一声叶修。“我希望你是在和我开玩笑。”说完,他就把自己的手拿了出来,不顾叶修的不情愿。

“有那么不情愿吗?”叶修看着王杰希抽出来的手,眼神一暗。“如果我没猜错喻文州今天也做了同样的举动吧。而且,你应该是答应他了对吗?”叶修作为一个战术大师对细节的观察推理能力很出色。

“……”王杰希本来想说他是为了不影响喻文州状态的缓兵之计可是转念一想说不定他承认了叶修就放弃了呢。叶修刚才的眼神他看得很清楚,他觉得,叶修,可能不是在和他开玩笑了。权衡一下,王杰希最终选择了承认。“是。你知道的话,就放弃吧。”
他脸上的表情罕见的有几分微不可查的犹豫,但又很快的被坚定的神色所掩盖,正如他对喻文州说的,他来这里是将全力以赴争夺冠军的不是来谈情说爱影响发挥的,对叶修,他同样是和对喻文州一样的态度。

“为什么呢?你刚才犹豫了,说明你这是为了稳住喻文州不干扰他的发挥对吗。”叶修斜款款的站着,嘴角又翘起来了。“既然这样,我还有机会啊。”

他对王杰希的关注可以说是从第三赛季魔术师艳惊全场开始,对叶修而言,王杰希是个他很欣赏的人。

当王杰希为了微草放弃魔术师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是,可惜了王杰希,赛场上他明明打的那么快乐,这样放弃,他会很伤心吧。

当王杰希为了高英杰用自己的荣耀铺路的时候,他向王杰希致以了他所能给出的最崇高的敬意。

其实最开始也无非是欣赏罢了,可是慢慢的慢慢的开始有了不一样,看他一个人扛着微草,叶修心疼叶修难受会恨不得帮他分担让他休息让他为王杰希扛起一切,他知道王杰希决不会同意,但是他心疼,他就是这么想的,这些不会说出口的心疼都化作了此时此刻叶修的勇气。

就是想表白,如果没有喻文州也同样,他不想再等了,他想霸占王杰希,从今以后风雨里由他陪着王杰希,王不留行的身边是君莫笑。

等王杰希退役了,他会让散人和魔道学者的组合响彻整个网游,响彻整个荣耀。
会让别人羡慕,看,顶尖大神在一起了。
会让散人和魔道学者的组合成为荣耀最美好的组合。

多年来的等待此刻不想再自己一个人抗,叶修想说出来想让王杰希明白想让王杰希懂他的心。
第十赛季,叶修复出的那场全明星,他看到了久违的魔术师打法,他看到王不留行在天空中那么恣意潇洒,他忍不住去想,看,这就是王杰希对哥的欢迎仪式。
王杰希的魔术师打法回来了,他回来了,他们并肩了,虽然只是全明星,自然很值的叶修高兴。哪怕这可能只是叶修自己的一厢情愿。

现在,他们,正以一种队友的姿态为同样的目的奋斗,对于两个同样热爱荣耀的人来说,叶修想不出比这个更好的表白时机了不是吗,我的魔术师。
叶修在心底默默说道。

王杰希好不容易恢复的心情现在又开始乱了,他现在有些无语——老子是有多好?难不成出门没看黄历?

对于叶修,这个现在荣耀巅峰的人,他是尊敬的,是惺惺相惜的。可,表白这种事,他真的不怎么懂啊。

叶修可以很轻易的看穿自己的打算,和喻文州不一样,喻文州知道他,喻文州的温和会让他放任王杰希不会把王杰希逼得太紧。

可是叶修不同,他向来不会给猎物喘息的机会。

对,猎物。

王杰希想到了这个词,对叶修,他好像真的没办法。对喻文州那套说辞,他面对叶修却开不了口。

该有什么理由呢?

自从他成为微草的队长以来,他把微草当作中心,他所有的精力都给了微草,他甚至没有时间考虑自己的感情问题。

最为年少懵懂的时候,他已经走在了扛起微草的路上,他的心里,其实真的没有谈恋爱的想法甚至概念。

如果说对谁走过朦胧的感情,那,可能是方士谦吧。

没什么理由,在他最难捱的时候,方士谦虽然也有过不理解不支持的行为,可是后来,他用他的方式认可了王杰希并且始终和他一起奋斗,那些互相扶持的时光,王杰希不会时常去回忆,但是,王杰希已然将它们珍藏。

谁会明白,那个时候,像个小孩子一样的方士谦会以自己的方式努力的为了微草,和王杰希一样的拼搏。

一起复盘到深夜,一起训练累到趴在桌子上睡着,一起战斗这拿下了微草的二连冠。

王杰希和方士谦的感情,其实在很久很久的以前就变了味道,第四赛季?第五赛季?第六赛季?

谁知道呢?

可是啊,方士谦顾虑着王杰希不会同意,王杰希顾虑着微草,两个人又同样心思通透,知道对方的想法,也没有点破过。

也许吧,如果方士谦没有离开,那么等到他们退役了,会心照不宣的在一起吧。

又想起了方士谦呢,王杰希想,明明现在还要处理叶修的事。

王杰希面色沉静,叶修只听得他说,“世邀赛结束之后,我会认真考虑的。希望这件事不会影响到你。”

这样的回答似乎已经是王杰希目前能想出的最好的回答了。

哈,这回答,怎么那么公式化呢?叶修看着眼前人,嘴角勾了勾,不过

“世邀赛就世邀赛,到时候,哥用五个冠军戒指向你表白,大眼儿,哥不会输给喻文州的。”

那男人笑了笑,语气像是漫不经心,可是,王杰希可以听出其中的坚定,和喻文州的坚定不分伯仲啊。

王杰希在心底嘲笑了一下自己没骨气的回答,这下好了,世邀赛一结束,他估计就完了。

不过,

魔术师表示,管他呢,今朝有酒今朝醉呢。

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喻王all王】细水长流 十一

——————

王杰希又沉默了,他在稳定自己的情绪。对他而言,该承担的责任,他会竭尽所能做到最好,所以他不允许自己不在状态。

“我不辜负你的期望的。”对方轻轻地开了口,还是一样的温润如玉,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可是王杰希可以感受到喻文州平常的语气下不同的心情,像是压抑了很多年的情感终于有了一个宣泄的出口,突然卸下了所有的压力,不错,此刻的喻文州才是真正的喻文州,那个曾经打败过他的喻文州。而他自己,也会变成真正的王杰希!

“杰希,”对方换了个称呼,短短的两个字,他以前从没有这么叫过这么亲昵的称呼,双方大多时候都那么拘谨克制。今天喻文州第一次这么叫他,这两个在唇齿之间流连,就像是很多年的恋人才会有的缠绵,可是喻文州叫的这么好,一瞬间让王杰希有了一种他们两情相悦很久的感觉。这是第一次,王杰希觉得自己的名字也可以这么不同,这么的令自己开心。

王杰希面上还是沉静严肃的摸样,可落在喻文州眼里这样的表情在配上略微有些泛红的耳根,真的很好看。不知道为何,喻文州总是觉得王杰希才应该是联盟里最好看的那个人,不是说不喜欢周泽楷,这,可能是因为情人眼里出西施的缘故。王杰希从来没有察觉到喻文州打量他的时候眼神里内里带着的火热。

对喻文州而言,无论王杰希是面无表情还是严肃沉稳还是浅浅的笑一笑,在喻文州眼里,都是最美的风景。

“该走了。”喻文州就这样看着王杰希,眼里是滚烫的炙热与温柔。

王杰希突然有点儿不想直视喻文州,他有点儿恐慌这种从来没有过的感情,就在刚才,他还在义正词严的教育喻文州,可是现在,他却因为喻文州轻轻地唤了他的名字,心里就是一阵悸动,该说在感情以前被埋藏被压抑的太久让他自己都没有察觉还是仅仅是对喻文州进来表现的不适。
他不知道,他也没有时间去想。
他只能稍微的低了低头,略显慌乱的快步从喻文州身边走过,然后干脆利落的带上门去做本来在他的意识里应该是张新杰做的事。

其实虽然喻文州和王杰希觉得过了很久,但是也只是因着各自的心事觉得漫长罢了。

这不,王杰希一出来就在走廊上看到了衣着一丝不苟并且准备开始叫人起床这项伟大的事业。

“王队中午好。”张新杰眼镜下的眼睛中放出了诡异的光。“要一起吗?”

王杰希答应了,他要找见事情转移一下注意力。

其实整个过程除了话唠的黄少天起床之后智商低到不可思议的张佳乐起床气严重的孙翔唐昊死活在床上不起来最后被王杰希强制性拖起来的领队叶修还是十分和谐美好的。

好不容易等人聚齐,交了账号卡给叶修。让王杰希和叶修去登记绑定账号卡。

剩下的一行人又浩浩荡荡的去了安排好的练习室。一群人看见了电脑,看见了荣耀读卡器简直手痒到要崩溃,结果没有账号卡,这是多么痛的领悟。此刻,所有人只能没办法听着剩下的三个心脏你一言我一语的给大家讲解战术安排。

事后,除了心脏,其他人均表示,给了电脑不给账号卡绝对是人间最凄惨的事,没有之一。

这边的人等的望眼欲穿,然而那边的叶修正在默默的撩王杰希。

王杰希这儿会儿也是平静下来,跟叶修有一搭没一搭的聊。

“大眼儿你慢点儿,哥一老年人跟不上的。”叶修懒洋洋的跟后面。他才不会说他就是想拖延点时间。

其实今天中午他就是装睡,因为看见了王杰希站在门边,所以他就是想撒个娇,近距离接触一下王杰希。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觉得午休过后喻文州笑的春风拂面笑里藏刀,出于对情敌的敏感直觉他觉得喻文州肯定是跟王杰希发生了什么。

“叶老大爷,你慢点儿,要我扶着么?”王杰希默默转了个身,他就不信叶修就算是个顶尖死宅走这点儿路也会跟不上,他腿长也没有两米八呀。

“好嘞,就等好心人你这句话了。”叶修笑的个没下限啊,手一下子就伸出来。

王杰希眼睛皮子跳了跳,然而,自己挖的坑自己跳。要说到做到啊。

于是两个人就以一种宫女扶着小主的姿势走了过去,引得路过的工作人员和别的战队纷纷侧目,表示,这个对真是神奇了。

于是,当远在中国的冯主席看到了这段视频,差点儿连药都要没用了,天呐,叶修个混蛋。自己混蛋也就算了,还带坏了王杰希这个好孩子。

据后来在场的工作人员说道,主席当时鼻涕一把泪一把看的人心都疼了,哎,太惨了。

——————
明天出去玩儿,

今天要早点休息的(っ╥╯﹏╰╥c)

所以可能三更没有了

【喻王all王】细水长流 十

——美好的下午从更新开始——


“那,”喻文州侧了侧头,笑着说道,“我们做什么呢?”
刚说完,他自顾自的又说了一句,“呀,差点忘了,王队要和叶神一起去绑定账号卡的。”       

王杰希沉默,这种蓝雨队长莫名很委屈而且话说完之后还很难过的对他眨了眨眼睛。
算了,他可能还没睡醒。
不过转念一想他又记起喻文州好像还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于是清了清嗓子说道,“我的问题,你还没有回答。”

喻文州听了很平静,然后又笑了笑,语气轻柔,让人心都酥了。“其实也没怎么,就是因为蓝雨想和微草打好关系而已。”

“呵呵。”明显的不屑一顾。

“好吧,”喻文州知道这个说鬼话的理由,孙翔都不会相信更别说是向来有联盟第五大心脏之称的王杰希会相信了,“那我就只好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了。”语气竟然有几分愉悦。
“其实,是因为蓝雨队长处于私人原因想和微草队长打好关系。”
他的语气听起来很轻松,但是又比往常要沉了一些,有一种说不出的坚定。

“私人原因?说说吧,”王杰希的语气好像没有任何变化,然而他的内心,已经像是一万只草泥马奔腾在马勒戈壁大草原了。
简直飞来横祸,可能有炸。出于一个单亲爸爸的角度王杰希这样想。

没想到那边的喻文州却忽然快步走过来,在他面前站定,嘴角噙着笑,“年纪大了,想谈个恋爱了。”喻文州看上去就像是只老谋深算的狐狸。

“……”王杰希认真确定了他自己没有听错之后,陷入了“漫长”的思考,然后,他抬起头说,“年轻人,你还年轻别急着找对象,会耽误你的前程的。”

喻文州觉得自己的笑容已经撑不住了,再说出这句话之前,他非常认真的考虑了可能的后果,可能直接被拒绝,可能会被鄙视智商,但是他万万没想到会是这种结果。

这边王杰希又转身去找账号卡了。

然后,喻文州就听到了王杰希平平淡淡的一句话。

“喻文州,如果这番话是你的心里话,那么很抱歉,”王杰希顿了顿,继续说道,“起码在世邀赛期间,这点事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他的语气很冰冷但是特别冷静。“因为我不想因为这种事影响我的状态,你明白吗?在国家队的每个人都有一份责任,给中国带来一个冠军的责任,”王杰希说到这里,像是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来之前,我有过当队长的机会,但我拒绝了,一方面是我太累一方面我相信你不会比我差,甚至会更好。现在,此时此刻,我希望你,可以承担起你身为国家队队长的责任,这份责任比我们其他人的更难扛,但你必须做到,不能让任何因素影响到你,儿女情长,在这段时间,不可以存在,你,明白吗?”王杰希手里拿着两张账号卡,一张是君莫笑,一张是王不留行。“在微草,我要扛起微草,在这里,”王杰希走到喻文州面前,挨的很近,“在这里,你,喻文州,要扛起整个国家队。”

喻文州能看得到王杰希眼里的坚定与认真。
“好。我会的。”喻文州认真的说,他此刻说的这句话,就好像是承诺一般,语气沉重带着绝对的信心。和王杰希一样,他的眼睛里闪着光,
“等我们夺了冠军,我把冠军奖杯拿给你表白,你会答应吗?”喻文州的语气又软了下来,像是委屈,像是渴望。

“你,认真的?”王杰希实在是清楚喻文州的为人,他知道他不是开玩笑,可是他还是想问,毕竟,这么多年,喻文州从来没有如此表现过,他现在还觉得,这应该是一场梦。

“嗯。比我任何时候说的话都要认真。”喻文州的语气再次坚定,是不顾一切的决心。

“呼。”王杰希低下头,出了口气。“如果你是冠军,那我,可以考虑。”声音很低,就像是下一秒就要散尽尘埃里。

“那好,”喻文州的嘴角舒展开来,是一抹发自内心的弧度。
可能王杰希的这句话只是缓兵之计,但是,他来这里的目的,就是冠军,他也会为此付出一切努力,冠军,必须是中国的!
当然了,王杰希,也一样。

王杰希看到了喻文州眼中的光彩,他知道,他刚才有一瞬间的心软,他本来想拒绝,可是话还没出口又改了主意,哎,不过如果这是他给喻文州的鼓励,那么,喻文州一定会回馈给他出色的礼物。
他相信喻文州,因为喻文州是夺走了微草三连冠的人,
他相信喻文州,因为喻文州是王杰希认定的对手。
他相信喻文州,没什么理由,因为喻文州,一定是喻文州!

——————
写喻王超不容易的。

如果小可爱们多留言,我会更勤奋的。≧∇≦

【喻王all王】细水长流 九

我又来了哈哈哈

——————

“王队要先换衣服午睡吗?”喻文州看对方保持同一个姿势有点久也知道这个姿势睡不着,于是还是出声提醒了一句。“今天是第一天要倒时差晚上很晚都不可以睡觉,王队还是多休息一下吧。”

“嗯好。”王杰希起身,其实他刚才只是想起了以前的事情而已。

他一路走来,一桩桩一件件重要的事就那么出现,真是,好久都没有这样了。

王杰希自己拿了衣服准备换,本来打算去卫生间可又觉得都是同性又不会脱完也不需要这样。
所以他就很心大的坐在床上开始换衣服。

喻文州看着对方的六块腹肌和流畅的身材曲线,不由得感叹,双人间就是有好处。

不过当他看到王杰希的睡衣的时候,他感到了恐惧。

天呐,好多眼睛。

“王队的睡衣真是,很独特啊。”喻文州笑了笑,虽然他自己的衣服上都是蓝色的鱼好像好不到那里去。
不过王杰希这件睡衣真是,对密集恐惧症患者就是个夺命利器啊。

“哦,”王杰希看到喻文州有点怪异的眼神,默默解释了一句,“粉丝送的。”

“微草的粉丝真是独特呢。”喻文州觉得这有可能是个黑粉。

“蓝雨就很好?”庙药日常互怼。

——这是美好的午休时间——

“王队,起床了。”喻文州现在王杰希的床边,看着对方安稳放松的睡颜,俯下身去,轻轻说到。

王杰希迷茫的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喻文州放大的脸,棱角并不锋利,大抵南方人都长得比较柔和吧,喻文州眉眼清秀温和,此刻朦朦胧胧的看起来确实美得动人心魄。

“咳,喻队靠的这么久干什么?”王杰希的声音听起来很平静,他慢慢坐起来,确保不会撞到喻文州。

但是仗着距离优势,喻文州可以清晰的看到王杰希轻微泛红的耳根。

“王队这么害羞?”喻文州勾了勾嘴角,直起身来,温雅如他,好不风雅!

“如果你一觉醒来突然看到一张放大的脸,你觉得,你不慌?”王杰希被说破,感觉有点尴尬,挑了挑眉毛,想扳回一局。“要不,我下次也这么吓吓你,喻队?”王杰希刚醒,声音比平常要软下一些,再加上这个喻队叫的故意拖长了音,听起来慵懒但很致命。眼角一勾,平添一分惑人。

“好啊,随时欢迎王队。”

md,王杰希感觉莫名被套路是怎么回事?

“好了,不闹了。”喻文州笑的幅度要大些,眼中带着笑意,“虽然我不得不承认王队没有睡醒的样子特别可爱,但是,”喻文州故意看了看手表,又稍微俯了俯神,“该起床了。”
语气轻的柔的,人心里直痒。

“喻文州,把你这种哄小孩的语气收起来。”王杰希瞥了他一眼,开始自顾自的换衣服。

“……”喻文州不说话,只是笑了笑。转个身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准备开始初步训练。

“好了,走吧。”完全清醒之后的王杰希声音有点冷,估计是因为喻文州的语气让他有点小小的不爽。

“嗯,要去叫别人吗?”喻文州停下来动作,“我觉得,有几个会睡过头呢。现在离两点还有三分钟。”

“那是张新杰的事,”王杰希想也没想就答道。
霸图牌闹钟,你值得拥有,只要998,马上带回家。
鬼知道我们魔术师大大到底思维跳跃的有多厉害。

——————

我真勤奋,喻王日常我可以再写五十章,

这算是互相撩吗?